作品赏析

曲艺

相声里面那些奇怪词儿

2013年02月18日 20:54  中国文艺网 责任编辑:贾明慧  点击:4453  我有话说(0人参与)



 生书,熟戏,听不腻的曲艺  意思是说: 听评书要听没听过的;听戏要听熟悉的, 边听边哼哼是很有味道的; 曲艺总是听不腻的,越听越有意思。
 

 调侃儿 Diào Kǎnr 春典 唇典

 江湖黑话,相声业内的一种秘密联系方式,就是“调侃儿”、“春典”“唇典”
 

 活、这块活、使活

 就是相声段子,说相声就叫使活,一段相声就是“一块活”,块是个量词。
 

 量活 Liáng Huó

 量活,捧哏的意思。别小看这个捧哏,在使活的时候捧哏是掌舵的,讲究“不把一个包袱扔在地上”,一般都是老艺人给新手量活,帮助掌握尺寸。   在旧社会的茶馆里,经常是老相声艺人坐在太师椅上在桌案后边量活,新演员挨个上台逗哏,老先生就一个一个的捧过来,在台上量一个晌午。
 

 腻缝儿 Nì Fèngr

 群口相声里边也有捧哏和逗哏,同时还有一种角色叫“腻缝”,就是穿插在捧逗之间,将笑料进行传递的,比如《扒马褂》里面扮演正直中间人的角色。   在两段相声之间的换场,也有演员上台来继续前面相声的包袱,也叫腻缝儿。比如在说《夸住宅》的时候,最后描述捧哏演员的爸爸戴表“什么金壳套银壳套欧米伽.....左手拿着八音盒,右手抱着大座钟.....”捧哏:“这是我爸爸戴表?”逗哏:“这是给钟表铺搬家”包袱响了,观众笑了,演员正要下台来,突然又有一位演员戴着很多手表抱着座钟上台来说:“我给钟表铺搬家呢”(相当于抄了一个)于是观众又继续大笑,这也叫“腻缝儿”。
 

 台上无大小,台下立规矩
 

 相声演员为了把观众逗乐,在台上可以肆无忌惮的开玩笑,以演员的家人父母抓哏,打乱辈份进行讽刺;但是在台下,师承关系和礼貌规矩必须非常严格,不准把台上的玩笑继续。通常在旧社会的剧团里,捧哏人因为演出需要承认自己的父母去世(比如白事会),班主还必须给该演员特殊的红包,作为一种礼貌,图个吉利。
  

 包袱 铺平垫稳 三翻四抖 响包袱 闷包袱

 包袱就是笑料,或者组织笑料的方式。   马季在其《相声艺术漫谈》中将组织包袱儿的手法分为二十二类:三翻四抖,先褒后贬,性格语言,违反常规,阴错阳差,故弄玄虚,词意错觉,荒诞夸张,自相矛盾,机智巧辩,逻辑混乱,颠倒岔说,运用谐音,吹捧奉承,误会曲解,乱用词语,引申发挥,强词夺理,歪讲歪唱,用俏皮话,借助形声,有意自嘲。这些手法一般是交错、混合使用的。   把包袱提出来就叫“抖包袱”,在抖之前,先要进行铺垫吸引观众的注意力引发悬念,这就叫铺平垫稳。只有铺垫稳妥了,包袱笑料的幽默才能有最大的发挥。   三翻四抖,就是把一个笑料不断的在整个节目中穿插出现,让幽默闪光延续,通常相声可以分为若干个“小节”每个小节就是“一翻儿”。   一旦包袱抖落出来,观众笑了,那么这就是个“响包袱”,否则就是个“闷包袱”。
 

 填产业

 相声艺人自己创作的经典段子,被其他艺人广为学习,并且沿袭下去,就是给相声“填产业”,也叫给后辈“留饭”。  
 

 砸挂 现挂

 根据现场环境即兴发挥,对表演进行临时的修改,就叫“挂”、或者“现挂”,通常是和台下的观众互动。砸挂是现挂的一种,通常是对前场演出的演员和包袱进行重新提及,进行延伸、讽刺。
 

 辙口 十三道大辙

 辙口就是汉字的韵母。   十三道大辙包括:江阳-ang 言前-an 一七-i 怀来-ai 姑苏-u 灰堆-ui、ei 中东-ong、eng、ing 乜斜-ie 由求-ou 发花-a 波梭-o 任臣-en 窈窕-ao   还有用一句话概括的——“小佳人忸怩出房来东西南北坐”   另有两道小辙:小言前儿、小人辰儿  
 

 抄一个

 当任何一个相声演员在台词中说出“爸爸”“爹”“父亲”“叔叔”的时候,其他演员都可以答应一声“唉”,这就算“抄了一个”。
 

 贯口 趟子Tàng Zi

 大段连续的台词,通常考验相声演员的嘴皮子功夫。比较著名的贯口活有《报菜名(菜单子)》《八扇屏》《白事会》《夸住宅》《地理图》   趟子就是贯口,同时在快板里面大段的贯口也可以特指为趟子,比如数来宝里面有著名的“进街趟子唱八家”,唱了豆腐坊、剃头棚、铁匠铺等旧时代的小生意。  
 

 倒口 Dáo Kǒu 怯口 Qiè Kǒu

 模仿外地口音,特别是乡下人说话。通常相声演员模仿河北、山东、山西、河南的地方话,当然也有用方言唱戏,比如《山东二黄》、《学四省》,这都叫倒口、怯口。   
 

 柳儿 柳儿活 开门柳

 学唱京剧二黄、大鼓、地方戏等其他曲艺形式,统称为“柳儿”、“ 柳儿活”,分为“歌柳儿”和“戏柳儿”。   “开门柳儿”也叫“点买卖”,就是相声场子开场第一回的唱儿,一般说来都是几个人一块儿唱,(也有单人唱的,但不如众人唱的声音、气势大。)相声开场时,由一个捧哏的先念书词儿,再由几个逗哏的唱“开门柳儿”。比如《发四喜》就可以作为开门柳,建议大家听听刘宝瑞、侯宝林、郭启儒、郭全宝的版本;郭德纲带领德云社唱的《发四喜》落腔都是河北梆子味的,实在不伦不类。
 

 撂地 Liào Dì 上地

 在露天演出就叫撂地,和什样杂耍在茶馆剧场演出也可以叫撂地。   除非是和京剧在一起在正式剧场穿插演出的时候,才叫“上地”。
 

 底 攒底Cuán Dǐ

 底,有两层含义:一段相声最后一个包袱可以叫“底”;一场演出最后上场的演员也可以叫“底”或者“攒底”。   一场演出可能要持续很长,从下午四五点钟一直持续到晚上十点,只有那些非常出名的演员才有资格“攒底”,能够攒底的演员就叫“底角儿”Dǐ Juér
 

 刨活 刨底

 把段子中的“底”提前告诉给观众,让笑料失效,就叫“刨活”、“刨底”,是旧社会演员之间的一种不正当竞争的行为。   现在的演出也有“刨”,当然现在刨底的人大多数是台下的观众。
 

 圆粘儿Yuán Niánr 拢粘儿

 相声艺人招徕观众的行话叫“圆粘儿”、“拢粘儿”,就是艺人每到一块地儿后,必须掌握的最基本的一种本领。“圆”就是“聚集”,“粘儿”(也叫粘子)就是“观众”。“撂地”先“圆粘儿”,待等有了观众后再进行表演。
 

 画锅 踔朵儿Chuō Duǒr

 相声艺人左手提着个白沙子布袋,右手从布袋里抓一把沙子,用握着沙子的手当漏斗,把沙子漏下去成字。一般先用沙子在地上画一个圈儿,艺人站在圈儿内,观众站在圈儿外,也就划分出了艺人的表演区域,这就是“画锅”,白沙写字就叫“踔朵儿”
 

 扒大棍儿

 在旧社会的北京天桥、天津三不管,撂地的艺人也有用苇席围成的临时剧场或者小茶舍。   每到中午11点半,很多观众都要回家吃饭了,也就是到了“饭口”,为了留住观众,相声艺人每到这个时候就会上演类似评书的单口相声(其他演员去吃饭了)。   这种单口相声时间很长,而且有情节,能留住一些观众。这个单口相声说到下午1点多结束,然后观众就去吃饭了,这个时候刚才去吃饭的观众又回来了,相声场子用这种方式保收入。   用演出长篇单口相声留住去吃饭的观众,这种方式就叫“扒大棍儿”。刘宝瑞那些动辄1个多小时的单口相声,其实就是扒大棍儿的产物。
 

 打铁

 甲逗乙捧,下一个段子乙逗甲捧,然后再交换捧逗,如是下去,就叫打铁。打铁是在演员很少的时候,也可以表演很多段相声,给观众带来新鲜感。
 

 鞭托儿

 在春典里面本身是“打架”的意思,在相声里代表“打哏”,就是在台上以用扇子打人的方式引人发笑。比如《口吐莲花》《武训徒》《拉洋片》
 

 垫话儿 瓢把儿 Piáo Bàr

 在上一个节目结束之后,为了承上启下,下一个节目的演员一般要经过一些铺垫,把上一个节目的包袱翻一翻,然后再把观众引入“正活”,这就叫“垫话”、“瓢把儿”。当一个段子已经听得滚花烂熟的时候,资深观众其实就是在听“垫话”和“现挂”,而“正活”倒在了其次,这就是所谓“听不腻的曲艺”。
 

 一头沉 子母哏

 逗哏演员台词比较多,以逗为主的节目就叫“一头沉”,实际上“一头沉”节目对捧哏演员要求很高,必须全神贯注,否则逗哏的包袱也许就“掉在地上了”,必须捧的严实才有效果。比如《八扇屏》   对口相声台词相当,互为捧逗,就是“子母哏”,比如《对春联》《绕口令》
 

 摆枝 口盟 寄名 引、保、代

 旧社会,艺人们的门第观念是很严重的,他们认为自己这碗饭“是祖师爷留给他的子孙们吃的,外人不许吃”。因此若想依卖艺为生,必须先入此门才能学艺,拜师是入门的唯一途径,这就成了艺人一生中最重大的事情。   首先,学徒除了拜本师(正式向自己传艺授业者)外,还要有引(引见人)、保(保证人)、代(本师不在时替他教徒者)三个师父,这三人不一定都是说相声的,可以是说评书、唱单弦、耍把式变戏法的等等但必须与本师同辈。师父同意收徒后,徒弟要先写帖子,也叫帖,即确立师徒关系的字据。帖又分红帖和白帖两种,红帖多是中途带艺投师或者家境较宽裕,自供食宿,只是学艺而已。写好“×××经×××介绍拜××为师……”等;家境贫困,从小学徒,只能在师父家吃住的要写白帖,帖上写着:“×××学徒×年,立字为据,其间天灾病业,投河觅井,两家各自安命,不遵师训,打死勿论。如本人中途不学或逃跑,需按日赔偿师父食宿费”,实际上就相当于一张卖身契。   立好字据后,选个好日子举行隆重的拜师仪式,这一天要摆宴请客,行话叫“摆枝”,请上说评书的、唱莲花落的、变戏法的、练把式的四大家的名人为证。先拜学坛老祖,传说是东方朔,也有说是周庄王的,为之摆个牌位,再供上师父、师爷的姓名牌位,由有名望的前辈给焚香,师父先给牌位叩头行礼后坐在一旁,徒弟开始依次向老祖,引、保、代、本四师分别叩三个头,一般说来,也要向师父、师爷的亲友及近派的师伯、师叔们叩头,然后,师父给徒弟一个红封,里面多少封点钱就算是见面礼了,这套仪式才算结束。   正式的拜师叫“摆枝”,非正式的拜师叫“口盟”或者“寄名”,只要师傅承认了弟子就算“口盟”,相当于婚前同居。
 

 吃栗子

 背诵大段贯口的时候出现错误,就叫吃栗子。演出时出现吐字不清,唾沫乱飞,口风不紧,都可以算是吃栗子。
 

 钻锅

 这个词来自京剧舞台,演员忘词的时候,为了把演出继续,就完全抛弃台词进行救场即兴表演,弥补演出失误,这就叫“钻锅”。
 

 泥了

 天津有个词叫“崴泥Wǎi Ní”,糟糕的意思,“泥了”就是说整个相声段子由于各种原因无法继续,演员只好下场(忘记台词、配合不当等演出失误)。
 

 “咦~~~~~~~~~~~~~~~”

 天津人有泡热澡和泡脚的习惯,每当热滚滚的池子里面烫舒服了,就会喊“咦~~~~~~~~~”;后来这个习惯被带进了相声茶馆,变成了一种观众与演员交流的文化,观众喊“咦~~~~~~~~~~~”,就代表这段相声观众听美了、听舒服了。
 

 仙鹤 Xiān Háo

 这个发音是“上口”的念白,也就是京剧里面的“尖团字”。   在相声中 鹤 字的发音就是háo 比如 《黄鹤háo楼》 “玻璃耗子琉璃猫瓷公鸡铁仙鹤 háo ” 相声《八大吉祥》里面“鹤 háo仙问鹿仙”
 

 硌窝儿 GèWōr

 天津人常说的一个词,其实就是形容鸡蛋等禽类在运送或储存过程中受压破损,蛋壳不完整。仍可以销售,价格很便宜。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请注意文明用语并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见解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友姓名:    匿名   验 证 码:  看不清,换一张  
全部评论(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