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联动态

海南画派乘风扬帆待有时

[韩少功]海南画派乘风扬帆待有时

主动建构具有海南地域风格的画派

  • 最新
  • 推荐

“海南省历史文化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之《黄金海岸百米图组画》

2018年09月29日 11:26  来源:海南省美术家协会 编辑/黎秀葵  点击:209  我有话说(0人参与)

编者按:

2013年8月,由海南省文联牵头,海南省美协组织成立“海南省历史文化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办公室,前后召开了三次研讨会和三次论证会,最终确定52个选题,主要表现汉代以来各个历史时期,海南人民的杰出代表和重大历史事件。在海南省委宣传部的大力支持下,20144月正式启动“海南历史文化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项目,经面向社会发布公告、采风、观摩、初选、复评、签约、创作等环节,50多位画家参与创作,截至20178月共完成创作作品49件。20166月,海南省委宣传部主要领导和海南省文联作协党组书记、省文联主席孙苏,对创作工程的进展情况进行调研后指示:为纪念琼崖纵队成立90周年,纪念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以海南自贸区(港)建设开局之年为契机,决定增加10个表现海南建省辉煌成就的重大题材。“海南历史文化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的成功实施,填补了我省在此类文化项目建设方面的空白,彰显了海南地域文化自信,为海南留下了具有深厚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的珍贵文化财富,促进了海南省文化艺术事业的繁荣与发展。

 

 

苍龙日暮还行雨 老树春深更著花

——记曾祥熙“海南省历史文化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之

《黄金海岸百米图组画》创作

吴源

 

丁酉腊月。难得出了太阳,微寒。

获悉曾祥熙老师的中国画《博鳌水城连五洲》和《黄金海岸百米图组画》圆满搁笔,岁末年终,拜访了他。一方面向他拜个早年,一方面亲睹巨作芳容。同时,也是受省美协之命,完成一篇小文。

 

百米长卷之《博鳌水城连五洲》

     

一.岁暮访璞石斋

“又搬回到五层半了”曾老师儿子阿深一边引路一边说。没有电梯,楼梯窄小。还要路经几个转折通道,才达五楼。开门,绕过客厅,食厅,经过卧室,到了阳台,曾老师就坐在那里。

阳台呈半圆形,两平方米大小,东西走向,从艺术馆大楼顶层伸出,下面往上看,小,几乎忽略不计。

时值腊月的下午,懒洋洋的阳光斜照在阳台上,温柔和煦。阳台里一几两凳一小柜,大大小小的几盆花草,一叠画、几本书册,些许纸笔墨砚围绕在四周。曾老师此刻正伏在小茶几上挥毫,只见画面上几株墨竹,几条红色金鱼,活灵活现。“欢迎,欢迎!”曾老师停下手中的活计说:"坐这吧。这里比较暖和。”虽然看起来精神有些微疲惫,但曾老师兴致很好,温和,亲切,就像这暖暖的阳光……

落座,沏茶,一股墨香和茶香片刻从阳台弥漫开来。 从这环视四周,乃或高或矮的楼房,椰树婆娑。阳台中端坐的曾老看起来面容清瘦,头发花白。飘逸的山羊胡子,透过暖洋洋的阳光,在茶汽朦胧中,有股人在山间的书道仙气

 

百米长卷之《山青水碧航天城》

    

说明来意,曾老带着我们观赏画作。   

百米大作《黄金海岸百米图组画》搁置在大厅一角,已装裱完毕,显得格外大,一卷一卷,有四十多张,占据了客厅大半空间,一小半空间被两岁多小孙女的塑料毡子和各式玩具占据,仅留容膝之地。调皮的小孙女在客厅玩耍,跑来晃去,一旁的画作令人捏一把汗。

客厅旁有一张画案。一面墙乃画板,张贴着大大小小的画稿,小品。“孩子曾弄破了好几张”阿深说。“组画大部分是老爸一个人在这里完成的。地方小,一张画要分几次画制。完成一部分,卷起来,再完成一部分。”

大幅作品创作对环境条件要求比较苛刻:要有足够大的墙面画板,足够大的画案,充足稳定的光源,宽敞便利的视觉空间,必要时,还要有人力辅助,缺一不可……

 

百米长卷之《春光无限好》

    

看着堆满画作的局促客厅兼画室,看着年逾古稀,身材有点矮小孱弱的曾老师,我一时说不出话来……

但很难想象,历经八年尽心竭力、呕心沥血完成的惊心动魄的鸿篇巨著《黄金海岸百米图组画》就诞生在这狭小的地方……

曾老向来淡泊名利,处事低调,不事张扬。退休后大隐于市井,他从来不曾透露巨作的消息,谁也不知道这些巨幅经年历经怎样沉甸甸的孕育过程。此刻,在我脑海当中,只有一个画面:一个年近八十老人,闻鸡起舞,穷经皓首,孤身奋斗,手握画笔,在客厅里来来回回,反反复复,上上下下,进进退退,笔墨挥洒的样子……

 

百米长卷之《岁月留痕》

 

《圣石坐海听潮音》是曾老师百米图中的一张。画面中石壁林立,巨浪翻滚,海鸥群舞,远方一块巨石,孤独地巍然挺立,令人动容。我想,这块巨石应该是曾老师的写照吧 ?!

“璞石斋”,乃曾老师的画室名,名副其实。

 

.品读《博鳌水城连五洲》和《黄金海岸百米图组画》

“画的都是海南海岸海景,内容相对独立。每张1.2米乘2.4米或4.2米不等。四十三张用了8年完成”此刻的曾老师心态平和。他手抚画卷,淡淡地说。

浏览这数十幅画卷,有点令人眩晕,如此丰富的内容,如此巨大的画面,如此强悍的手笔,气势磅礴,给人以巨大的震撼!目前,曾老师已年过古稀,年事已高。“怎么想的要完成这么巨大的工程呢?”

 

百米长卷之《东方海边鱼鳞洲》

 

他打开打印好的百米图缩样,指着《山钦湾景色》说83年左右吧,那时我当老师,海军驻万宁山钦湾的部队多次邀请我过去写生,跟营区官兵一起生活,一起体验,一起思考和采风,于是对部队的辛苦和使命感及祖国万里海疆有了较深刻的理解,从那时起,就有创作百米海疆的冲动。”忆当年,曾老师一脸的刚毅和坚定。这是百米图创作的初衷,也是极大的梦想和挑战,这个梦想他一直做了几十年。

岁月流转,沧海桑田,而后的几十年,他先后从事美术教育、群众艺术馆辅导员、群艺馆馆长到省美协主席等职务。工作不断变动,人生角色不断的变换,生活、工作的担子越来越重。但是在他内心深处,他始终怀抱这个梦想,不曾磨灭。

“直至退休,才真正投入这个创作”2000年,曾老退休。他谢绝各类应酬和外界的纷扰,选择了一条苦行之路。“从事艺术要甘于寂寞,要敢于坐冷板凳”这是他的口头禅,也是他的座右铭。从那时起,他常背负画具,爬山涉水,游走在各个穷乡僻壤,海岸滩涂,渔村海港之间,夜以继日,收集素材,采风写生。咀嚼、揣摩、淬炼,用近十年,全身心投入到这漫长而孤独的梦想之旅……

 

百米长卷之《碧海绿滩》

 

海南四面环海,是年轻的海洋大省。有漫长的海岸线,有最原始的海洋捕捞和航海运输,是著名的海上丝绸之路,对外交流频繁,富有开放性,兼容并蓄的浓厚鲜明的海洋文化积淀。曾老师设想用百米巨幅,宽银幕全景式描绘挖掘和展现这些文化,宣传海南,展现海南波澜壮阔的海岸风光,海岛风情和人文精神。为了《组画》,他像一只蜗牛,背负沉甸甸的使命。尽管年事已高,尽管步伐徐缓,尽管艺路坎坷,尽管经年风风雨雨及长卷创作漫长的煎熬和制作过程难以为人道的苦衷和旁人不易理解的孤独。他步履坚定,无怨无悔。就像海明威《老人与海》中的老渔夫,白首壮心驯大海。刚毅,坚强,不惧风雨, 永不言败。

 

百米长卷之《青山依旧在》

 

曾老师生在海边,长在海边。早年广州美院毕业后,一直在海南,他热爱海,熟悉海。对海边的岩石,林木,花草,对海水,海风,海浪甚至大海的脾气秉性可谓了如指掌,“吃的,住的,看得到的都是大海的元素,就连闻到的都是大海的味道。”画海,可谓驾轻就熟,手到擒来。在平时的创作当中,大海,成为他时常涉猎的主题。《博鳌水城连五洲》、《潭门晨曦》等作品的题材都来自其近在眼前的故乡。

 

百米长卷之《东寨平林织海滩》

 

《博鳌水城连五洲》是“海南重大历史题材创作”的命题之作。也是百米图的组成部分。画面壮观优美,“博鳌水城似西子,山色峥嵘景亦奇。水光潋滟迎宾客,亚洲论坛聚东舆。”诗画皆美,引人入胜。“这些画都有自然的原型,大多实地采风,写生所得,”曾老师说。这些画作来自现实的山水,手法写实,通俗易懂,雅俗共赏。“法自石门出,气从造化来”。曾老师深挖、深究并深谙海洋文化的文化内涵。他经年坚守这片祖宗海,体味故土的味道,不断探索寻找贴切笔墨语言——一套贴切表达海岛风情的建立在个人风格上的笔墨语言,图式和手法。《青山秀水木兰湾》,《碧海蓝天琼崖尽是春》,《黎猫岭下黎安港》等,画面丰富,细节精美。处处呈现青山绿水,椰风海韵,碧海蓝天,鹰飞鸥翔,滩涂绿地,仿佛一首首海的赞歌,让人反复玩味,妙趣横生。透过美丽的画面,曾老师就像一个内行的优秀导游,如数家珍,不厌其烦地描绘眼中的一切。让人尽情品味海南的自然和生态,穿越海岛的过去和未来。它让游览过的宾客倍感亲切,让没有来过的观众充满诱惑,萌发一游宝岛的冲动。

 

百米长卷之《潭门晨曦》

 

《百米组画》有曾老心中的化境,有其内心的感动,并融入其丰富的诗文及美学修养,融入个人的性格和性情。如《春回崖州湾》、《潭门晨曦》等。山海俊秀,处处诗情画意,妩媚多情,温情款款,这些何妨不是作者柔情满怀与秀丽的山海之间的遥相辉映和共鸣?!

《半月依旧照乾坤》等作品低调,深沉,以海咏怀、以海言志,“清潭一轮月,老鹤万里心。”此画画景实画心,静境俨如曾老的精神载体和情感寄托。俨如一入定老僧,远离尘嚷,仿佛梦境般孤远。

《大洲渔歌》等作品中,关注生存,关注生态和生命。把耕海人崇尚力量,冒险,开拓进取精神及乐观,坚韧和开阔情怀跃然纸上。呈现的是曾老作品的另一内涵,呈现大海的另一性情。画面中景巨无霸的群石林立,冷峻巍峨,顶天立地,前景大浪拍岸,波涛汹涌。题款《大洲渔歌》及几艘如蚂蚁一般若隐若现舢板简直点睛之笔,生存的压力,生活的艰辛,生命的卑微与渺小勾人心弦。

 

百米长卷之《欣欣向荣》

    

《芦墙初秋》《莽原》中既有芦苇莽原雄浑大气挥洒,又有工笔花鸟般的精微细腻,体现其国画花鸟与山水的深厚功底和完美融合。笔墨当随时代,《南山洞天》,《碧海连南天》等画面中恬淡清秀,苍润气韵和惜墨色如金的单纯色彩,充满平面构成的理念和时代特色,画作折衷中西,融合古今,让人耳目一新。《削壁腾空势欲奔》笔墨淋漓、气势磅礴,当人们伫足画前,凝神仰望,都会被浮现于眼前那波澜起伏、岖崎壮美,令人心驰神往的黄金海岸所吸引和陶醉。从中感悟其内在蕴藏的浑厚,深沉,雄大质朴的力量。

 

三.经年磨一剑成就“曾家山水”

《黄金海岸百米图组画》、《博鳌水城连五洲》等属于小写意。兼工带写是他一贯的风格,“画中有我,始能自成一家”(石涛)。曾老经年探索,磨练,“曾家山水”自成一派。当今,在海南乃至在中国,曾老国画在众多联展中,在门派林立的现代画坛可谓面貌凸显,独树一帜,其别样的特征和指认弥足珍贵。

百米长卷之《龙门激浪》

 

没有省略简约,没有大刀阔斧,既不追求“巧”,也不刻意“拙”。他就像一个朴实劳作的老农,每一张画,每一个构图,每一笔画都踏踏实实,一丝不苟去完成。画面工整,条理,有条不紊,可谓克制的写意,洒脱的工笔。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笔一划可谓苦心经营,毕恭毕敬的态度去刻画,力求面面俱到,尽善尽美。

《黄金海岸百米图组画》耗时八年,呕心沥血,是一组凝聚宝岛海岸精魂的壮美画卷,也是其人生经年历练和感悟的升华和凝聚。拼搏,辽阔、包容,是大海的精神品格,也是曾老的精神品格,更是海岛人的精神品格。百米巨作《黄金海岸百米图组画》人画俱老,其品格愈老愈精神。“苍龙日暮还行雨,老树春深更著花”这是曾老常常挂在嘴边的诗句,也是曾老创作时的真实写照。

与曾老读画品茶聊天,很享受也很受教,不知不觉,几个小时过去……

 

百米长卷之《暮到三亚满天红》

 

年关将至,曾老经年磨一剑,“海南省历史文化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之《博鳌水城连五洲》及《黄金海岸百米图组画》圆满搁笔。这些大制作得到省文联和省美协特别是陈茂叶主席、阮江华秘书长等的高度关注和支持,并多次亲临观摩指导。年前,喜悉曾老荣获海南省艺术终身成就奖,他的辛劳和付出终究得到褒奖和肯定。多喜临门,可敬可喜可贺!

告别曾老,已近黄昏,满天霞光挥洒在曾老那高悬的小小阳台上愈加璀璨照人……

 

艺术家简介

 

 

曾祥熙:

海南琼海人,1940年生。

1959年考入广州美术学院。师从关山月、黎雄才、陈金章等名师。

1964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首届山水科班。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第五届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

国家一级美术师。

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海南省第一、第二届美术家协会主席。

海南省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请注意文明用语并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见解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友姓名:    匿名   验 证 码:  看不清,换一张  
全部评论(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