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联动态

黎舞之母

[陈翘]黎舞之母

一生为民族舞呐喊

  • 最新
  • 推荐

入党前后话陈翘

2010年07月22日 11:41  来源:本站 责任编辑:迅小编  点击:14711  我有话说(0人参与)

 

吴名辉

 别看陈翘是只从海南五指山飞出去的镏金凤凰,印入了堂皇的《中国大百科全书·舞蹈卷》,还是全国政协委员,可当初——是20世纪七十年代那会吧,申请加入中国工人阶级先锋队组织——中国共产党党员的行列,竟是一波三折呢!
 

 是先前陈翘的工作没起色吗?嘿,事实正好相反。她15岁来海南歌舞团,跳呀跃呀,踏呀蹈的,是个“翘翘舞人”。到了1957年的18岁上,她编的黎族舞蹈处女作《三月三》,一下跨进中南海怀仁堂,又长驱莫斯科的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俄罗斯人、日尔曼人、斯拉夫人等,对这个神奇新颖的黎舞抛帽、吹口哨,欢呼“契达依”(中国)!“哈拉绍”(好)!在这个特定的环境里,一个舞蹈竟与一个国家联系在一起;《三月三》呢,又与风光迷人的海南岛联系在一起。第二年春上,嗅觉灵敏的东德国家电视台,就万里迢迢赴海南重温“三月三”——拍摄了陈翘又一个黎族舞《碗舞》。气可鼓不可泄,1962年8月,陈翘的《草笠舞》,一举摘下了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行的“第八届世界青年联欢节舞蹈比赛”金质奖!要说“让世界了解海南,让海南走向世界”啊,始作甬者还应算陈翘!
 

 接着,是现今的小青年不熟悉的“革文化命”的十年浩劫,来了!既然陈翘的这些舞蹈“文化”,是“被修正主义国家、资本主义国家承认的”,那“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她自然就“在劫难逃”,想写“入党申请书”的念头,早“龟头缩回鳖肚”啦!幸亏挨到了1972年5月,是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30周年。面对着“八亿人民八个样板戏”,毛主席指示:党的文艺政策要调整。“物美价廉”的陈翘,认为“文艺的春天”来临了,再次焕发出创作热情。《喜送粮》不但“送”遍红透大半个中国,而且被解放军艺术团一再“送”出国进行文化交流。1973年3月10日,邓小平同志重新任命为副总理,全国各条战线“要整顿”的风声四起,周围的环境也相对宽松起来。不久后的6月,从艺23年的陈翘,第一次郑重其事地递上了入党申请书。
 

 真应了那句“好事多磨”的老话,陈翘从党支部书记那无奈的笑容里,隐约觉出“党员大门”,正无声地对着自己关闭了!这是咋回事呢?
 

 年青的朋友,也许读过1993年6月南京大学出版社由李伟写的《曹聚仁传》吧,该书中说:大约20世纪五十年代中期,有一次曹聚仁见到周恩来总理,直率地提出,现在入团入党,要调查那么多关系,岂不是宗法观念在作崇吗?
 

 可是那特定的历史时期,政治空气就是这样,陈翘被“卡”在那儿了。如今说起来,实在没什么“挺大”问题的:陈翘的父亲陈彩生,是“中国军队”的中校参谋长,却于1944年抗日阵亡。但毕竟是“中国军队”,总不如八路军、新四军来得光荣与自豪;陈翘的母亲余群环,是广州某医学院的毕业生,嫁了中校便是个“官太太”。她父亲阵亡后,家中的九兄妹面临“树倒猴狲散”的局面,都托姑妈等亲戚,一一带往泰国、香港等南洋群岛一带哺养或谋生。这一来,又罪加一等——“海外关系复杂”!
 

 1998年1月20日,在海口华侨大厦某房间,陈翘接受我的采访,回答到“家庭历史”这个敏感问题时说:“我素来好强。在过去那些年里,我和丈夫刘选亮,始终自爱、自尊、自信、自强,自己承认自己,自己为自己争气,自己为自己平反。”
 

  陈翘正是位“说得到做得到”的汕头“翘妹子”。她的《喜送粮》出名了,先是“红都女皇”的手下插一扛:“司机,是不是改成女的?嗯!”陈翘不听!后是“女皇”索性下旨:改成一男一女!甚至还有人要塞进阶级斗争的内容!陈翘真是无所适从,啼笑皆非!到了粉碎“四人帮”后的1979年初,陈翘再次赴京指导示范中央某文艺团体排练《喜送粮》,就抽空赶到国庆游行指挥部去申请:国庆30周年的游行队伍中,应该有海南黎族的一个艺术方阵《喜送粮》。刚开始筹备运作国庆游行事项的领导,久闻《喜送粮》的大名,一谈即合,一锤敲定了陈翘的这一方案。当电视转播到《喜送粮》千余人的艺术方阵经过天安门广场时,那服装那音乐那舞姿是那么熟悉而温馨,海南尤其是黎族地区的观众,无不激动地淌下热泪!这个画面虽然仅有半分钟,也体现了党中央对远在天涯海角的海南各族人民的亲切关怀啊!可是,谁也没想到,为海南、为海南人民争光的人,竟是“无党无派”的陈翘(2007年2月,央视春晚《欢乐和谐中国年》里,《喜送粮》的舞姿、音乐再次“送”遍演播大厅。这一“送”就是35年!当然,这已是后话)!
 

 1980年3月,原海南行政区歌舞团恢复“广东民族歌舞团”建制。在中央落实华侨政策的文件下达后,陈翘的家庭有了一个新成份——“华侨工人”。于是在接收新党员的支部会上,她被全票通过。让表态谈感想时,她却直直统统地说:“我不以为我过去是官僚地主的小姐,革命觉悟就低了;我也不认为今天是华侨工人的后代,就一下脱胎换骨了。我还是我陈翘。过去,我热爱党;今天,我还是热爱党。说实在的,比起董存瑞、黄继光,比起保尔·柯察金,我还很不够。要我马上去为祖国献身,我还有思想斗争。但比起那些为私利孜孜以求的党员来,我的条件早就够了!”
 

 这话与中国一流艺术家的“身份”相比,显然有点“马大哈”。但她的大丈夫气概,敢想敢干,敢于完美地实现了知识分子的历史使命,是我们实现现代化所十分需要的。显然,陈翘这话确是有所指的。当时的政策十分开放,歌舞团里许多人据说都“穷”怕了,再也不避什么“海外关系”,凡稍沾点亲、带点故,就寻找机会出国或赴港定居,从团长到指挥到作曲到编导到演员到美工到乐手一溜,在香港可以编成一个加强连!而陈翘的兄弟姐妹,除她一人在海南岛外,他者均在港澳或国外侨居,但至1982年,她从没迈出过国门半步!
 

 是年,在深圳演出,陈翘与相隔36年未谋面的大姐,在香港同床共枕了一夜,不但谢绝了姐姐留她在香港掌管工厂的愿望,而且清晨经过深圳海关时,她张开一轻便行李过检查口,让胆大心细加一双金睛火眼的关员们大跌眼镜:“行李,就这些?那,免,免……免啦。”她忽然笑了,回眸过来的那个世界,微笑着向它告别。
 

 这样说来,陈翘向往的是什么?

 ——作为中共党员艺术家,她向往着要构建属于中国特色的真正民族舞蹈的世界。1981年至1982年,陈翘郑重地推出黎族儿童舞蹈《摸螺》,在动作、道具、场面和服装等项,全面推动了黎族舞蹈的发展:在原创黎族女子代表性动作“三道弯”的基础上,再刷新发展了“顺拐”的韵律,独特别致,轻巧灵动;舞台中间巧妙地运用竹桥上下的空间,形成立体交叉式的舞蹈画面,是舞蹈艺术上脱俗的创造;当小黎姑们均出自己的螺,塞到因蟹咬而困窘的小阿妹的腰篓里,显示的人情多么纯朴、人性多么纯真、人心多么善良!人类的思路,无论扩展到多大多远,如果不相及自然与他人,那是狭窄的。该舞无论思想主题还是黎族舞蹈语言的创新,荣获“中华民族20世纪舞蹈经典”提名奖,是众望所归的。
 

 ——作为中共党员艺术家,她向往着把自己真正的艺术才华奉献给伟大的祖国。1983年至1984年,陈翘借调北京,参加音乐舞蹈史诗《中国革命之歌》的创作。当爱人带着孩子到北京找她时,她也刚从渤海油田体验生活返京。一方面她要全心身投入到创作排练中去,每天都有一百几十号人等着她的示范指导啊!另一方面,爱人刘选亮担任着团长职务,将团里出国人员名单、节目单,建团30周年的回忆文章,征求她的意见;再一方面是孩子长到十多岁,才第一次来北京,想叫妈妈陪他这“男子汉”到趟长城。可陈翘哪有“分身术”呢,她只好请朋友的孩子来陪自己的孩子,“老头儿”那边就“好自为之”啦!她全心全意地投入到这个中国重大题材的创作中去,其中的第五场第五舞段,着力构建神幻碧绿的海底,簇簇海石花化为仙女,潜水作业的电焊工人从海面深潜,在海底遨游;使用时空交错,重在抒发情怀的手法,把大自然的美和工人的形象美结合起来,艺术化地展现石油工人与大海的感情,她将富有的舞蹈技巧和特技的能力,突破了只有电影特技才能处理的场面调度,使该舞成为整个史诗中最富于想像力和最具特技性的美丽场面之一。
 

 在北京忙了一年回来后,陈翘意识到创作资源的优化配置与培养后起之秀的重要性,又与刘选亮、重华、锡英、谢晓咏、高坡等名家新人合作。其中,黎族神话舞剧《龙子情》先后拼搏两年,1989年获广东省庆祝国庆40周年文艺作品一等奖;《潮汕赋》也苦战年余,1993年9月获广东省第五届艺术节优秀演出奖。1995年的广东国际艺术节上,参与为南方歌舞团设计上演《南方之舞》。
 

 不论是前者、中者或后者,都力图传达出人与大自然和谐如一的美好情愫,对地域文化意蕴和风情美学的追求,显示了陈翘南方歌舞精深的造诣与深厚的功力。劳动、劳动、再劳动,创造、创造、再创造,成了她的铁的定律。累月的转,整年的忙,肉身凡胎的陈翘,终于病倒——先是1996年底至1997年10月,年余时间患舌疾;5年后的2002年3月,绿绒杆菌感染,昏迷42天!广东省委一而再拨巨款予救治。她说,我的九命七羊,都是党的!记得是……那年,当大病刚愈的陈翘,率南方少女舞蹈团来琼,录制完春节联欢节目《黎舞集锦》,接访三亚、保亭、乐东等8个市县,共盘恒了19天!是……那一天吗,当她再次踏上当年产生《三月三》创作冲动的地方——东方市东方镇西方乡西方村时,突然从村里传来迎亲的鞭炮声声、八音阵阵。先前每到该村,都碰上这种情形,此次也不例外,她心头不由下意识地颤抖,双眼顿时显出惊喜的神色,嘴唇嗫嚅着,喃喃地说:“我和这块土地,是很有缘份的……”
 

 是咧,琼州大地,无山不美,无水不秀,无人不慧,无舞不华!从20世纪50年代至今的海南舞蹈编导家,恐怕很难再找出像陈翘那样脚踏海南万山水,身卧黎苗千座寨的人,她是用黎族女子纯朴敦厚而又温婉的内在精神所包含的“和”,构建了一系列女子舞蹈语汇:三道弯、顺拐、碎步摇肩、拖脚小抬腿……哦,“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保持与人民的火热生活的密切联系,关注党和人民事业的发展,对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和爱国主义精神的追求,对民族自豪和崇高的追求,自甘生命的煎熬和折磨并敢于为编创黎舞作出牺牲,处于极致的纯粹艺术状态,将理想寄托其中又无怨无悔(借用韩少功语),所以才使得《三月三》、《草笠舞》、《喜送粮》、《摸螺》等,完成了对黎族舞蹈语汇系统的构建,将黎族自然传衍的舞蹈升华为具有社会主义时代属性的舞台艺术品,促成海南舞蹈的特色风格和群体流派,显示区域文化在全球化时代具有的重要意义,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这,就是作为近30年党龄、近60年艺龄的舞蹈艺术编导家陈翘,给予我们的启示。

                                                        2009年1月牛年重改写于海口

获第八届世界青年联欢节舞蹈比赛金质奖的黎族《草笠舞》剧照(1962年8月)

又是一年三月三,最忆陈翘、刘选亮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请注意文明用语并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见解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友姓名:    匿名   验 证 码:  看不清,换一张  
全部评论(0)
    回到顶部